• <tr id='czg6g'><strong id='czg6g'></strong><small id='czg6g'></small><button id='czg6g'></button><li id='czg6g'><noscript id='czg6g'><big id='czg6g'></big><dt id='czg6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czg6g'><table id='czg6g'><blockquote id='czg6g'><tbody id='czg6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czg6g'></u><kbd id='czg6g'><kbd id='czg6g'></kbd></kbd>
        <span id='czg6g'></span><acronym id='czg6g'><em id='czg6g'></em><td id='czg6g'><div id='czg6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czg6g'><big id='czg6g'><big id='czg6g'></big><legend id='czg6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i id='czg6g'><div id='czg6g'><ins id='czg6g'></ins></div></i><dl id='czg6g'></dl>
          <i id='czg6g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czg6g'><strong id='czg6g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czg6g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ins id='czg6g'></ins>

            諾德仲的傳說(苗族)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7

              從前,在今天燕樓鄉的一個苗傢寨子裡,住有一個叫央洛的老人。他有兩個姑娘,大的叫阿勒克,小的叫阿勒高。兩個姑娘還在很小的時候,她們傢媽媽就死去瞭。央洛老人辛辛苦苦地把兩個姑娘拉扯大,成瞭山寨中最漂亮的兩個姑娘。特別是大女兒阿勒克,長得就象下凡來的仙女一樣,大傢都稱贊她是苗寨裡頭的金鳳凰。央洛老人愛兩個姑娘,也愛自己種的黃瓜。在他傢屋子前頭的園子裡,年年都結滿又大又鮮的黃瓜。架子上水淋淋的黃瓜,叫人見到就要淌口水。可是,那一年出瞭怪事,滿園黃瓜隻發瞭一棵苗,開兩朵花,結兩個瓜。老人也不嫌棄,細細心心地照料這兩個瓜,就象對兩個姑娘一樣。兩個瓜也越長越大,比一般的黃瓜要大出幾倍來。一天,央洛老人做瞭一個夢。有個白胡子神仙在夢中對央洛說:"兩個黃瓜是寶物,要護到九九八十一天才能摘,多一天,少一天摘都不行。到時候摘下的黃瓜,就是兩把金鑰匙。用它去南山打開石門,就可以得到砍虎刀和斬龍劍。阿勒克和阿勒高出嫁時,就可以拿刀拿劍當陪嫁,送給她們的情人,用這兩件寶物就能保護苗傢人太太平平的過日子。可是,黃瓜沒得熟,時間沒有到。這個事對哪個都不能說,就是你的兩個姑娘也一樣。"央洛老人得夢之後,更是愛惜這兩個大黃瓜,白天寸步不離,晚些搭個棚子,就睡在大黃瓜旁邊。過一天就在瓜棚的柱子上刻一道刀印,眼看已經刻瞭七十七道刀印瞭。
              這一天大早,仡佬寨來瞭一夥人,要請老央洛去操辦一臺祭祀。央洛老人是遠近有名的熱心人,德高望重,大傢一定要請他去當主祭。央洛實在推不脫,隻好答應下來。臨出門,老人翻來復去交待阿勒克和阿勒高兩姊妹,一定要好好生生守好園子裡頭的兩個大黃瓜,防倒人傢來偷,防倒雀雀來啄。阿勒高說:"爹,你放心去辦事,我和姐姐搬條凳子坐到瓜架那點繡花,不準哪個走攏。"央洛老人點點頭,放放心心走瞭。
              老人走瞭,兩姊妹真的各人搬一條凳子來瓜架邊,一邊繡花,一邊提防人和雀雀。挨邊吃晌午②瞭,太陽火辣火辣的曬,曬得兩姊妹滿頭大汗。兩姊妹抬頭看見水淋淋的兩個大黃瓜,就動瞭心。阿勒克說:"爹爹真怪,往年滿園的黃瓜不稀奇,大籃大籃討送人。今年就這兩個老黃瓜,偏偏就這樣金貴,白天晚些地守。"
              阿勒高說:"恐怕爹是要留種,怕斷瞭瓜種。"
              阿勒克說:"不是不是,瓜種多得很,爹收在樓上竹籮裡頭。"
              阿勒高說:"這就怪噦,晚些外邊涼,爹守在瓜棚裡,要是生瞭病,才倒黴哩。"
              阿勒克想瞭想,笑著說:"幹脆噦,我們兩個把瓜吃瞭,免得爹爹天天為這兩個瓜操心,你說行不行?"
              阿勒高說:"爹爹喜歡這兩個瓜喜歡得老火③,要是回來看不倒瓜,怕不挨罵?"
              阿勒克說:"我們是老爹爹的心頭肉,他有哪樣舍不得給我們?兩個黃瓜有哪樣稀奇,大不瞭嘮叨幾句。"於是,  姊妹兩個就把兩個黃瓜摘下來吃瞭。
              太陽還沒得落坡,央洛老人就趕回傢來瞭。還沒得進屋,老人就先到園子裡去看,翻來翻去,也隻見瓜葉不見黃瓜。老人又氣又急,沖到門邊大聲吼:"園子裡的黃瓜哪點去瞭?!"聲音象炸雷,把兩個姑娘嚇瞭一大跳。她們偷偷過來一看,見爹爹臉也青瞭,嘴也歪瞭,想說都不敢說瞭。老央洛沖到阿勒克面前,拉住女兒說:"你聾啦?啞啦?我問黃瓜哪點去瞭!"
              兩姊妹從來沒得見爹爹發這樣大的火,隻會搖頭。
              "是不是你們偷吃瞭?"央洛老人追問。
              兩姊妹還是不住地搖頭,眼淚刷刷流下來。
              央洛老人"哎"瞭一聲,走到園子裡,一動不動,站瞭好久好久。兩個姑娘躲在屋裡頭,大氣都不敢出。
              月亮從坡後頭升起來瞭。央洛老人朝倒月亮舉起雙手,嘴裡咕噥咕噥地念起咒語:"哪個偷吃瞭我的黃瓜,就讓老虎吃掉他……"
              阿勒克和阿勒高聽到爹爹對月亮發瞭咒,嚇得魂飛魄散,連忙出來跪在央洛老人面前大哭起來:"爹爹呀!不要叫老虎來吃掉我們,我們二回再也不敢偷吃黃瓜瞭。爹爹,你要救我們呀!"
              央洛老人大吃一驚,悔也悔不及瞭。他也哭起來:"咋個辦呢?我的咒語發都發出去瞭,吐口水在石頭上,石頭會開花;吐口水在枯枝上,枯枝會發芽。過瞭關口的人,回得轉來,出瞭口的話,收不回來囉!"
              央洛老人一晚到亮沒得睡,天一亮,他想出一個辦法。他在離傢不遠的一個大水塘中間修瞭一座木樓,把兩個姑娘搬到木樓上去住。木樓四面都是很深的水,老虎過不去。他又在塘口修瞭架吊橋,平常就把吊橋吊起來,哪樣人都過不去。木樓修得很漂亮,幾個屋角都高高翹起,就活象燕子的尾巴,所以,人們就把這木樓叫燕樓。
              阿勒克有個情人,名叫諾德仲,是個勇敢漂亮的小夥子。他和阿勒克相好,央洛老爹還不曉得,兩個人隻是偷偷的相會。阿勒克搬進水塘中的木樓去住起之後,諾德仲也時常來和她相會。但是,兩人總是在晚些才相會。他們約定瞭暗號,諾德仲來的時候,穿著釘鞋,打著燈籠。要是聽不倒聲音,看見的是兩盞燈籠,就不要放吊橋,那就是老虎來瞭。
              哪曉得老虎已經悄悄聽到瞭他們約會的暗號。老虎就在腳爪爪上套起一對竹筒筒,又蒙起一隻眼睛到水塘邊來。老虎腳上套起竹筒筒,走起來就"嗒嗒嗒"的響,就象釘子鞋。
              阿勒克一個人坐在木樓上,思念諾德仲。天上也沒得月亮,地上也沒得燈火。她正要起身,忽然看見對岸有一盞燈籠走攏來,再一聽,"嗒嗒嗒"的腳步聲越來越近。阿勒克心頭歡喜得不得瞭,就連忙解開繩子,放下吊橋迎上去。等她發現不是她的諾德仲時,已經來不及瞭,毛聳聳的怪物咬住瞭阿勒克的喉嚨。就這樣,老虎害瞭阿勒克,把她扛走瞭。
              諾德仲趕後來到水塘邊,到處黑黢黢的,吊橋已經放下來。他心中曉得大事不好,連忙跑過橋去。剛過橋,就跌瞭一跤,釘鞋和刀鞘也甩脫瞭,手上粘糊糊的,一看,是血。他沖進屋裡,隻見阿勒高倒在床上,喊也喊不醒。諾德仲用刀尖指著血跡說:"是阿勒克的血,就順著刀淌上來。"話還沒得說完,血就順著刀淌上來瞭。諾德仲悲痛萬分,發瘋一樣地大叫一聲,順著血跡,朝山上追去。
              諾德仲追到山梁上,看到山坳中有兩盞綠燈,一閃一閃的,他曉得那就是老虎。諾德仲大吼一聲,就象半空中打個炸雷。他掄起鋼刀就朝老虎砍去。老虎雖說也兇猛,但是抵不住諾德仲的神力。不多一下,諾德仲殺瞭老虎,把它剁成瞭碎塊。他用盡瞭全身力氣,癱倒在阿勒克的身邊,連哭的力氣也沒有瞭。
              天剛發白,諾德仲掩埋瞭阿勒克。他一動也不動地呆坐在阿勒克的墳邊,一直坐瞭好久好久。他的頭發亂得跟茅草蓬一樣,起瞭龍窩④,衣服也破得象一片爛樹葉,他好象成瞭一塊石頭。忽然,諾德仲想起來瞭,山上還會有老虎,阿勒克的妹妹阿勒高還會有危險。他立馬站起身來,朝深山走去,要再去搜尋老虎,把它們斬盡殺絕。再說央洛老人第二天到燕樓去看女兒,發現吊橋邊有血跡,心頭"格登"一下,就象掉進瞭無底洞。他跑進樓去一看,阿勒克已不知去向,阿勒高病得昏昏沉沉的,叫也叫不醒。
              阿勒克到哪裡去瞭?老人回到吊橋邊,又發現一個空刀鞘和一雙釘鞋。老人想,阿勒克是被老虎吃瞭呢,還是被人害瞭?央洛老人請瞭許多鄉親幫著到處尋找,最後在老遠的山坳中發現瞭被砍得亂七八糟的老虎屍體,旁邊還有一堆新壘的墳土。大傢刨開土一看,是阿勒克的屍體。央洛老人痛哭瞭一場,把女兒的殘骨帶回寨子重新掩埋瞭。老人想,一定有一位英雄,見到阿勒克被老虎吃瞭,就去追殺老虎,這位英雄到底是誰呢?四處打聽,也打聽不出來。
              自從山裡最美麗的姑娘阿勒克死後,老天也好象難過得很,太陽再也不出來,天上的烏雲越來越厚,天地間昏沉沉飛霧茫茫的;田裡的莊稼就要死瞭,眼看大傢就要餓肚皮,大傢就聚在央洛老人傢想辦法。鄉親們認為,隻有祭天求神,讓太陽照到人間,才能使莊稼活轉來,人們才不會餓死。
              於是,村村寨寨都選來瞭最好的歌手和蘆笙手,舉行盛大的祭神儀式,大傢跳舞、吹蘆笙、唱頌歌,求老天賜福。央洛老人在人群中拿著刀鞘和釘子鞋到處找啊找,希望能找到殺死老虎的英雄。可是,沒有一把刀能投上鞘,也沒有一雙腳能合上鞋。
              再說諾德仲在深山老林裡到處搜老虎,翻瞭七十七座山,過瞭七十七道河,硬是找不到老虎的蹤影。他累得精疲力盡,就倒在一個巖洞中睡著瞭,一睡就是七七四十九天。諾德仲在睡夢中看見一個白胡子老頭對他說:"快點起來,快去救苗傢鄉親,苗傢人遭難瞭。"白胡子老人還傳給他法咒,叫他到南山去取出法寶,才能救苗傢親人。
              諾德仲驚醒過來,發現自己的身上洗得幹幹凈凈,頭發也梳整好瞭,又黑又亮,精神也好得很,周身好象有使不完的力氣。他照著夢中老人的指點,跑到南山下的一堵大巖壁邊,用手拍拍光滑堅硬的巖石說:"石門開,石門開,送出我的衣裳來!"一連叫瞭三遍,那一大堵石巖"轟隆’,一聲響,現出瞭一扇大大開著的石門。諾德仲走進去,看見洞中的石桌上有一套嶄新的衣裳,還有一把蘆笙掛在壁頭上閃閃發光。諾德仲把衣裳穿到身上,合身得很;又從石壁上取下蘆笙,走出洞來,朝寨子走去。
              寨上的那些跳場的人,已經跳瞭七天七夜,天空還是沒有放亮。人們越來越著急,男女老少跪滿一地,祈求蒼天出太陽。
              突然,遠處山頂傳來一陣清脆的蘆笙響,聲音傳到人們的耳朵裡,精神馬上就起來瞭,心中也說不出的舒服。就在這時,從烏雲層中開出瞭一個亮晃晃的大洞,一股太陽光從天上射下來,照到山頂上一個周身放光的苗傢小夥身上,他正在一邊吹蘆笙,一邊跳蘆笙舞呢。
              "諾德仲!"許多人喊出瞭山頂青年的名字。大傢歡呼著向他跑去。這時,天空越來越亮。隨著諾德仲神奇的蘆笙調,烏雲很快就消散瞭。滿天滿地都是金色的陽光。好久不會唱歌的小鳥成群地飛出樹林來,在諾德仲和鄉親們的頭頂上繞圈圈飛,打轉轉口叫。
              央洛老人拿著刀鞘和釘鞋走到諾德仲的面前,請他試。當然囉,一試就合。於是,央洛老人把二女兒阿勒高許配給瞭諾德仲。鄉親們為他倆操辦瞭熱鬧的婚禮,小夥們又唱瞭七天七夜的歌,跳瞭七天七夜的舞,吹瞭七天七夜的蘆笙。這一回,沒有一個人覺得累,有的後生,還把鞋底都跳通瞭哩。
              從這時候起,苗傢人無論是逢到節日或婚嫁,或是遊方,搖馬郎,都要吹蘆笙,唱歌跳舞。特別是每年正月初九這一天,花溪周圍的苗傢人都要聚攏花溪桐木嶺舉行一連幾天的 盛大的慶祝活動,而且總要吹一首蘆笙曲,這首蘆笙曲就叫"諾德仲"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