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itcas'></span>
  • <tr id='itcas'><strong id='itcas'></strong><small id='itcas'></small><button id='itcas'></button><li id='itcas'><noscript id='itcas'><big id='itcas'></big><dt id='itca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tcas'><table id='itcas'><blockquote id='itcas'><tbody id='itca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tcas'></u><kbd id='itcas'><kbd id='itcas'></kbd></kbd>
  • <acronym id='itcas'><em id='itcas'></em><td id='itcas'><div id='itca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tcas'><big id='itcas'><big id='itcas'></big><legend id='itca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itcas'></fieldset>
      1. <dl id='itcas'></dl>
        <i id='itcas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itcas'><strong id='itcas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 id='itcas'><div id='itcas'><ins id='itcas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ins id='itcas'></ins>

            你就是我爸爸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7

              小女孩的電話

              今天是女兒晶晶的10歲生日,杜憲明下班後走出辦公大樓,想去給女兒買個生日蛋糕,手機突然響起來,他估計肯定是調皮的女兒等不及瞭,打開手機一看,卻是個陌生號碼,他想可能是對方打錯瞭電話就沒有接聽。

              手機一個勁地響個沒完,杜憲明隻好接起來。手機裡傳來一個小女孩甜甜的聲音:“爸爸!我是蒙蒙!你聽見瞭嗎?”杜憲明無可奈何地笑笑說:“小朋友,你打錯電話瞭,我不是你爸爸。”隨即就把電話給掛瞭。

              過瞭一會,杜憲明正琢磨去哪傢酒店給女兒過生日,手機又響瞭,打開一看,還是剛才那個號碼,他就有點不耐煩,對小女孩說:“小朋友,剛才我不是告訴你電話打錯瞭嘛,怎麼還打呀?我不是你爸爸,你把電話號碼看仔細瞭再打。”

              這次小女孩沒有再說什麼就把電話給掛瞭,可是僅僅過瞭幾分鐘,杜憲明的手機再次響起來,杜憲明一看還是剛才那個號碼,這回他可生氣瞭,索性不再接電話。杜憲明見小女孩不停地撥打他的手機,賭氣就把手機給關瞭。

              回到傢裡,杜憲明的妻子就質問他為什麼關機,女兒都快急哭瞭,說死也打不通他的手機。杜憲明就把剛才的事跟妻子說瞭一遍,他妻子說:“你幹嘛那樣呀!至於嗎?萬一那孩子有急事找她爸爸怎麼辦?你解釋一下不就完瞭嘛!”

              杜憲明覺得妻子的話在理,就急忙把手機打開,沒過幾分鐘,那個小女孩果然又把電話打瞭過來,杜憲明耐著性子說:“對不起小朋友,我真不是你爸爸,你打錯電話瞭,不要再打瞭好不好?我還有事,你這麼一個勁打,會把我的手機打沒電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他剛想合上手機,那邊的小女孩突然說:“爸爸,我沒有打錯電話,媽媽說這個號碼就是你的手機,你就是我爸爸!你就是我爸爸!”

              小女孩邊說邊忍不住哭瞭起來,杜憲明一下子懵瞭。

              杜憲明看瞭妻子一眼,那意思是幸虧妻子知道這件事,否則會懷疑他在外面有女人,而且還生瞭孩子。杜憲明鎮定下來之後,猜測小女孩的媽媽一定是遇到瞭難言之隱,沒辦法才騙孩子,一般情況小孩子打錯電話,不會這麼固執地認為對方就是自己的爸爸。他柔聲地對小女孩說:“孩子別哭,也許你媽媽把號碼記錯瞭,我真的不是你爸爸,哭鼻子就不漂亮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小女孩怎麼都不肯相信杜憲明的話,她認定杜憲明就是她爸爸,不依不饒地說:“爸!你真的那麼忙嗎?為什麼我長這麼大,你一次都不回傢看我?到底是為什麼?是不是你不想要我和媽媽瞭?今天是我12歲生日呀!如果你還想要我們,就回來看看我,如果回不來,那你就在電話裡親我一下也行,不然我就繼續打你的手機,直到把你的手機打沒電為止!”

              杜憲明的心咯噔一下,他從小女孩的隻言片語中終於聽出瞭眉目,小女孩的爸爸媽媽肯定是離婚多年瞭,媽媽一直在騙她。

              為瞭盡快擺脫窮追不舍的小女孩,也為瞭安慰她,杜憲明隻好對著手機做出一個親吻的聲音,然後說:“可以瞭吧?祝蒙蒙生日快樂!我還有事,趕緊把電話掛瞭吧。”小女孩總算止住哭聲,痛快地把電話掛瞭。

              公交車上的尷尬相遇

              發生瞭這樣的事,杜憲明還是擔心妻子產生誤會,決定小女孩再來電話,就讓妻子跟她說幾句話,可是打這以後,那位小女孩再也沒有給杜憲明打過電話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杜憲明慢慢就把這件事給淡忘瞭。

              一天,杜憲明乘公交車外出辦事,一位長相十分可愛的小女孩突然拉住他,說:“哎呀!爸爸!我可找到你啦!”

              杜憲明被嚇瞭一跳,急忙說:“小朋友,你認錯人瞭,我可不是你爸爸!”

              小女孩仔細看瞭看杜憲明的臉,肯定地說:“沒錯,你就是我爸爸!你耍賴皮都沒用,我有你的照片!要不你自己看!”

              清麗瘦弱的小女孩,用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打量瞭杜憲明一遍,然後從媽媽手裡要過手機,調出照片給杜憲明看。杜憲明一看,不禁大吃一驚,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手機裡的照片真的是他,看樣子是幾年前照的,照片是怎麼拍到的他一點印象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杜憲明把手機還給小女孩,解釋說,這照片雖然很像他,但他確實不是小女孩的爸爸。小女孩拉住杜憲明的手,堅持說杜憲明就是她爸爸:“爸爸,你忘瞭嗎?我們通過電話的,我是蒙蒙呀,您說話的聲音我能聽出來!”

              已經36歲的杜憲明,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離奇的事,他一時不知道如何才能跟這位小女孩解釋清楚。這時,許多乘客都忍不住向杜憲明和小女孩投來好奇的目光,一位中年婦女撇著嘴說:“沒見過有這麼狠心的爸爸,再怎麼說,孩子也是無辜的,離瞭婚也犯不著這樣對孩子,良心讓狗吃瞭!”

              很顯然,這位女乘客是把杜憲明當成現代陳世美瞭,一臉的憤憤不平。乘客們聽她這麼說,也都七嘴八舌地議論杜憲明。杜憲明既尷尬又難為情,好像自己就是小女孩的爸爸,而且做瞭天大的虧心事,他羞得滿臉通紅,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孩的媽媽看瞭杜憲明一眼,轉臉對小女孩說:“蒙蒙,那位阿姨不瞭解情況,你不要胡思亂想,爸爸沒有和媽媽離婚,爸爸是安全局的,他正在執行特殊任務,不方便和我們打招呼,你不要給爸爸添亂好不好,親爸爸一下,跟爸爸說再見,我們該下車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小女孩顯得特別乖,上前摟住杜憲明的脖子,忘情地在他臉上親瞭一下,甜甜地說瞭聲“爸爸再見”!不等杜憲明反應過來,車就進站瞭,小女孩被媽媽牽著匆匆下瞭車,乘客們見此情景,又是一番議論。

              發生瞭這樣的事情,讓杜憲明覺得不可思議,回到傢他就把車上遇到小女孩的事講給妻子聽。妻子說:“你也用不著把這事放在心上,你是什麼樣的人,我又不是不清楚,在這個人滿為患的城市,什麼怪事都可能發生。那位離婚後的女人不想傷害孩子,可能一直瞞著她,碰巧你又長得很像那小女孩的爸爸,突然被遇上,她媽媽情急之下隻能那麼做,理解萬歲吧,等孩子長大瞭,她媽媽自然會告訴她,以後萬一再遇到她們,你就扮演一回她爸爸得瞭,一舉兩得,既安慰瞭可憐的小女孩,又讓你白撿個美女做老婆,偷著笑去吧你!”

              杜憲明的妻子在區文化館當館長,人睿智幽默,胸懷寬廣。杜憲明覺得妻子半真半假的話,有一定道理,就迎合說:“假扮一次小女孩的爸爸當然不錯,她媽媽長得那麼漂亮,就怕不會那麼巧再遇上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蒙蒙的媽媽求約會

              一晃,半年過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,杜憲明與幾位朋友一起到酒店喝酒,剛坐下手機就響瞭。杜憲明打開手機一看,暗吃一驚,又是那個小女孩的電話號碼!杜憲明想,不管怎麼樣,畢竟在車上見過一次面,這次索性就給她當一回爸爸,以後找機會問問她媽到底是怎麼回事。

              杜憲明按下接聽鍵,電話裡卻傳來既溫柔又好聽的女人的聲音:“杜先生,我是蒙蒙的媽媽,我叫鄭玉玲,你有時間嗎?可以的話,我想馬上見你一面,我有很重要的話需要當面跟你說。”

              杜憲明為難地看瞭看身邊的朋友,酒菜剛上桌還沒動筷就走,有點不近人情,於是就說:“真對不起,我有事暫時走不開,你有什麼事電話裡說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幾位朋友聽見有個女人給杜憲明打電話,就知趣地靜瞭下來,豎起耳朵聽。杜憲明一見這情景,更不好意思瞭,又重復瞭一遍剛才的話,女人卻堅持一定要見他一面,還忍不住抽泣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因為酒店裡的噪音太大,大傢始終沒有聽清電話裡的女人對杜憲明說瞭些什麼,隻見杜憲明合上手機,說:“對不起瞭哥幾個,我有個急事必須出去一趟,你們先喝吧,不要等我瞭。”大傢斷定杜憲明一定是被情人纏住瞭,都做出一副寬宏大量的姿態,揮手讓他趕緊走。

              杜憲明分析,小女孩的媽媽一定是遇到瞭麻煩,否則絕對不會這麼急著約他出來,正好當面把事情問問清楚。

              出瞭酒店,杜憲明特意到超市買瞭一個芭比娃娃。半個小時之後,杜憲明在市中心醫院附近的一處僻靜的地方見到瞭鄭玉玲。女人不等開口眼淚先掉下來,她一把抓住杜憲明的手說:“杜先生,我們給你添瞭那麼多的麻煩,實在對不起!我今天請你過來也是迫不得已,請你務必幫幫我。”女人說著,就要給杜憲明跪下,被杜憲明一把拉住,答應一定會幫忙。

              通過鄭玉玲的哭訴,杜憲明終於知道瞭她和孩子的故事。鄭玉玲未婚先孕,還沒來得及把懷孕的事告訴深愛的人,男朋友就在一次事故中罹難而去。為瞭告慰地下的男友,鄭玉玲頂住瞭父母的強烈反對,生下瞭這個孩子。為瞭不讓孩子失望,她編瞭個離奇的故事,說孩子的爸爸是國傢安全局的保衛人員,為瞭執行特殊任務不能隨便回傢,她想等孩子長大以後再把真相告訴她,沒想到,事情並不像她想像那麼簡單,孩子不但聰明伶俐,而且對任何事都喜歡刨根問底,她越編越無法收場,於是,就出現瞭打電話和公交車巧遇的尷尬事。

              杜憲明聽瞭鄭玉玲的述說,心裡非常感動:“你今天找我還有別的事吧?我會盡量幫助你,依我看,你光這麼騙孩子也不是辦法,必要時,還是應該把真相告訴她。”

              鄭玉玲點點頭又搖頭,她擦著眼淚說:“我的孩子得瞭白血病,那次她給您打電話,是因為她過生日,在無法忍受病痛折磨的時候,她特別想念爸爸,所以我就把你的手機號碼告訴瞭她,說你就是她爸爸。”

              杜憲明問為什麼?她是怎麼知道自己的手機號碼的?還偷拍瞭他的照片?鄭玉玲說,她去過杜憲明的單位辦事,順便偷拍的,她有一張杜憲明的名片,上面有他的手機號碼。她選杜憲明做孩子的“爸爸”,一方面有他的照片,另一方面,孩子的爸爸也姓杜,這樣更容易騙過孩子。眼下孩子的病情很嚴重,怕是捱不過去瞭,她想無論如何,請杜憲明幫個忙,滿足孩子最後一個願望,陪孩子度過最後那一刻。

              望著泣不成聲的鄭玉玲,杜憲明百感交集:“怎麼會這樣啊?!”

              用愛心擊退死神

              蒙蒙見到杜憲明的時候,感到格外高興,她拉著杜憲明的手說:“爸爸,你不要難過,我沒事,隻要你愛我和媽媽,我一定會堅持下來,我會好起來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那一刻,杜憲明的心被深深震撼瞭,他暗自發誓一定幫助鄭玉玲挽救孩子的生命!

              醫生告訴杜憲明,小蒙蒙的病完全可以治愈,關鍵是必須要做造血幹細胞移植術,現在醫院正在積極聯系捐獻幹細胞的志願者,如果手術費到位,可以馬上展開工作,如果錯過瞭最佳手術時機,後果就不好說瞭,請患者傢屬及早給醫院答復。

              杜憲明的意思是,隻要孩子還有一線希望,做母親的就是賣房子,也應該挽救孩子的生命,絕對不可以放棄。鄭玉玲說,房子早就賣瞭,因為房子很小又很舊,加上急賣,隻賣瞭幾萬塊錢,傢裡能賣的貴重物品已經都賣瞭。

              聽鄭玉玲這麼說,杜憲明想瞭想,說:“別著急,我來想辦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其實,杜憲明也沒有什麼好辦法,他和妻子白手起傢,兩人又都是工薪族,還承擔著要贍養老人的義務,傢裡隻有幾萬塊錢的積蓄,那是給女兒攢著上大學用的。他趕緊給妻子打電話,商量是否把錢捐給小蒙蒙。妻子聽瞭杜憲明的想法,猶豫瞭一下說:“即使我們都捐出來,對她這種病來說,那也是杯水車薪,不如這樣,我們捐5萬元,剩下的我們一起在各自的單位向領導求援,發動大傢幫幫忙,你看怎麼樣?”杜憲明隻能接受妻子的建議。

              杜憲明在領導的支持下,3天時間募捐到瞭12萬元,妻子那邊居然得到瞭區長的重視,向全區幹部職工發出瞭向小蒙蒙捐獻愛心活動,4天時間收到善款26萬元!這期間有許多好心人到醫院看望小蒙蒙,給她鼓勁加油。

              幸運的是,志願者捐獻的幹細胞與小蒙蒙配型成功,醫院成功給小蒙蒙做瞭幹細胞移植手術,小蒙蒙很快度過瞭排斥期!

              小蒙蒙出院這天,醫院裡來瞭好多報社、電臺、電視臺的記者,他們紛紛問小蒙蒙,此時此刻最想說的一句話是什麼?小蒙蒙微笑著說:“我想說:爸爸,我愛你!”

              記者問小蒙蒙,爸爸今天為什麼沒有來?知道他現在在哪嗎?小蒙蒙說:“知道,他很忙,可能正在執行特殊任務,但他很愛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知道內情的記者們,向蒙蒙豎起大拇指,說:“你有如此敬業的爸爸,真瞭不起,祝賀你蒙蒙!”

              所有在場的人,聽瞭記者和蒙蒙的對話,眼眶裡都湧滿瞭淚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