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ym9uf'></dl>
    <ins id='ym9uf'></ins>

    <i id='ym9uf'><div id='ym9uf'><ins id='ym9uf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span id='ym9uf'></span>

      1. <fieldset id='ym9uf'></fieldset>

        <code id='ym9uf'><strong id='ym9u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ym9uf'><em id='ym9uf'></em><td id='ym9uf'><div id='ym9u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m9uf'><big id='ym9uf'><big id='ym9uf'></big><legend id='ym9u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<tr id='ym9uf'><strong id='ym9uf'></strong><small id='ym9uf'></small><button id='ym9uf'></button><li id='ym9uf'><noscript id='ym9uf'><big id='ym9uf'></big><dt id='ym9u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m9uf'><table id='ym9uf'><blockquote id='ym9uf'><tbody id='ym9u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m9uf'></u><kbd id='ym9uf'><kbd id='ym9uf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i id='ym9uf'></i>

            縣老爺坐轎猜謎的故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
            縣老爺進山上任,坐一乘四人轎。山路不好走,急彎陡拐,不是上坡就是下坡。

              杜老么他們四個轎夫抬得黑汗直流,累不來瞭:“縣老爺,歇一會再走吧?”

              縣老爺他坐的不知走的腳疼:“走。”

              轎夫沒辦法,繼續朝前走。又走瞭一程,四個轎夫累得出氣不贏,衣褲都在流汗:“縣老爺,歇一下吧?”

              官在轎子裡頭打瞌睡:“走!”

              抬轎的隻有依坐轎的,四雙腳硬撐,隻走不歇。又走瞭 一程,縣老爺自己把腿子坐麻啦,腰板坐酸啦,想下轎活動活動腰腿,才準歇:“好,你們先就要歇一會的,歇。”

              轎子停瞭下來,轎夫一個二個忙著揩汗。縣老爺下轎伸瞭伸懶腰,打瞭個呵欠,甩起文來啦:

              山何其大,路何其小;

              官還沒做,吃苦不小。

              轎夫們本來就有氣,聽見縣老爺甩文,都接上話瞭:“聽說老爺的才學不錯吶?”

              縣老爺不懂轎夫們是對著豬頭喂食,他傲得很:“沒有才學,能出門做官?未必你們還想詠詩作對,試試本縣的功夫?”

              杜老么—笑:“不敢,不敢。我們隻會打謎子猜哩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們會這就不錯羅!”官說,“打一個謎子本縣猜瞭看哪?”

              “噢,”杜老么答說,“縣老爺看得起我們呢。我來說一個試試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慢。”官說,“本縣有言在先:若是猜到瞭,本縣就不賞給你們的工錢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杜老么一聽,嗬,八字還沒一撇,九字還沒一鉤,他就想把工錢賴掉不給哪!便答:“好說,老爺猜到瞭,我們冒起①【① 冒起:方言,豁出去之意。】不要工錢就是。老爺若是猜不到呢?”

              旁邊三個轎夫都幫腔:“那就該老爺開夾倍工錢羅!”

              “夾倍?莫想那個事!”官連連搖頭,他舍不得把錢,“你們打的些謎子,本縣豈有猜不到的?萬一猜不到,本縣卯起不坐轎,自己走!”

              杜老么緊跟一句:“老爺說話算話?”

              官:“一言既出嘛!”

              杜老么說:“請老爺聽好哩,打一個物件謎子:放著,它還在這裡,系著,它就爬起跑瞭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縣老爺一聽,為瞭難啦!這是什麼物件哪?“系著”,照理更應當還在這裡呀,怎麼倒還“爬起跑瞭”?左思右想猜不到。其實,這個謎子簡單,說的是系在腳上、爬山走嶺的草鞋,千傢萬戶都有的,縣老爺見過不少,猜不著。猜不著,面子還得救住,他不甘心就這麼不坐轎子瞭呵!

              他嗯嗯吞吞地:“嗯,這個太俗,再打個文趣點的!”

              杜老么說:“隻要老爺說話算話,叫再打一個就再打一個羅:天知我有,地知我無。人知我有,我知我無。打一物件來?”

              官一下又愣住瞭。文趣得很哪,還是猜不到。天曉得我有,地又曉得我沒有;人傢以為我有呵,我又曉得自己沒有,未必是指桑罵槐取笑本縣?

              他想發火,又怕自己猜的文不對題,倒還落個話把。他想問,又問不出口。

              這第二個謎子,說的是腳上穿的襪統子。佈襪子穿破瞭底,長統子還在,丟瞭可惜,穿草鞋之前套在腳上,免得刺 條紮腿。從上面看或旁人看,像好襪子,有底;從下面看,沒有底,穿的人自己曉得。

              轎夫呵,背夫呵,常常是襪底先磨破,穿襪統子的今日有張三,明日有李四,他們都曉得這個謎文。可縣老爺哪猜得到呢?

              官急得額角淌汗。真的得自己走啦?看一眼高山大嶺,莫說走不穩山路,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楚?哼!

              杜老么問:“老爺,這個又猜不到呵?”

              “三下為定!你再說一個又不文又不俗的!”

              杜老么:“好哩!等我們先把轎子抬上肩瞭,再說不遲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嗯?”

              “這前無村後無店,天色又不早瞭,老爺若還是猜不到, 我們好快點趕路哩。”

              官無可奈何,聽著轎夫們一聲吆喝,空轎子被他們抬上瞭肩。杜老么說,“老爺聽這第三個,還是打物件的:少時青,老時黃,千錘百打配成雙。有耳聽不見人的話,有鼻聞不出臭和香。”

              縣老爺幹著急,又猜不著。有鼻子有耳朵,竟聞不出味、聽不見聲?猜是罵人的吧,那“配成雙”又作何講解?既是成雙配對,何必又“千錘百打”?唉,算是見瞭鬼喲!

              這第三個謎子,說的又是草鞋。草鞋當然有耳子、鼻子哪,不然系不成、穿不成嘛!三個謎文,兩樣東西,都在轎夫的腳上。縣老爺一個也猜不列,杜老么他們“嗚”的一聲,說走就走。

              那個官跺著腳喊:“抬我!我冒起出加倍工錢,你們要抬我!。”

              杜老么他們隻走不歇:“老爺說話不算話,我們不抬你羅!。”

              轎夫們如飛地跑瞭。縣老爺喊天天不應,隻好自己動腳走羅。